关闭

用户登录
欢迎来到金融保险维权网人员查询  注册 | 登陆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地区· 导航
当前所在: 主页 > 财经评论 >

清湖渔夫:各怀心事的欧美对俄制裁“合作”

  • 时间:2015-01-07 17:36
  • 来源投资焦点
  • 字号:

  乌克兰冲突中美国运用“连横术”

  随着美国国力在次贷危机后的持续下滑,美国相对于中国、欧洲和俄罗斯的政治经济优势开始大幅缩小。为了保住石油美元本位制和保持美国的全球霸权地位,在战略上竭力挑动中国、欧洲和俄罗斯之间的相互争斗和消耗,使美国相对于它们的政治经济优势继续保持甚至有所扩大,也就成为美国必然的国家战略选择。

  经济是军事的基础。2013年,俄罗斯财政收入的52%来自油气出口,其油气出口占出口收入总额的68%(2013年其石油出口收入为1736.68亿美元,天然气出口为672.3亿美元)。这就意味着,其社会福利、军费等各种财政开支,一多半都来自能源出口。2011年,俄罗斯军费开支为702亿美元,2012年增长到800亿美元,2013年为878亿美元,相比2012年提高了4.8%,稳据世界第3位。为重新装备俄军和提高俄军现代化水平,自2011年开始,俄罗斯实施了大规模的国家武器发展和采购计划,即《至2020年俄罗斯联邦国家武器发展纲要》,总预算6370亿美元。按计划,到2015年,俄军新型武器和军事技术装备所占比例将达到30%;2020年,这个数字将进一步上升到70%~100%。未来几年,俄罗斯还将在武器装备研发和采购上大力投入。对俄罗斯的核武威慑复活和经济军事实力恢复性增长,美国更是寝食难安。

  随着欧洲联合及一体化进程的深入发展,欧洲经济整体实力已经超过美国,以欧元区的整体经济实力为依托,欧元在国际货币体系中已经具备挑战美元的资格。尽管欧洲和北美国家仍未能从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中走出来。2008年~2010年,这些国家政府将主要财政资源投入到创造就业岗位、维护银行系统稳定、刺激出口和遏制通货膨胀等方面,因此国防预算被大幅削减。2013年,欧洲军费开支总和下降了0.7%,为4100亿美元。但是美元卧榻之侧,岂容欧元酣睡?

  美国策动“乌克兰冲突”实际上是“一石二鸟”之计。通过资助乌克兰反对派再版“颜色革命”,推翻亲俄的亚努科维奇政权,借北约新一轮东扩之名推动乌克兰加入欧盟和北约,拿下乌克兰直逼俄罗斯西部边境,同时许以欧洲诸般“利益”,推动欧、俄尖锐对立,破坏俄欧新关系进程,进而延缓和瓦解欧亚大陆一体化进程。

  在俄罗斯割裂乌克兰、迫不得已自救的情况下,纠集西方世界对俄罗斯的经济、金融展开系列制裁;操纵原油美元价格从115美元/桶下降到54美元/桶,原油美元价格直接被腰斩;在造成俄罗斯经济困境、遏制近年来俄罗斯综合国力迅速增长态势的同时;以乌克兰为节点对俄罗斯加大战略压力,促发俄罗斯内部张力放大甚至产生裂变,在肢解苏联之后继续肢解俄罗斯联邦,从而将苏联崩溃后重新站起来的俄罗斯彻底击倒。

  当面和盟友握手言欢,背后对捅刀子的恶事,美国已经干过无数次了。美国对欧盟的企图也未必如表面上的“盟友关系”那么单纯!乌克兰冲突的产生,固然给俄罗斯带来战略压力,但是因为在欧盟的卧榻之侧,由此带来的地缘政治与经济的复杂演变和地区动荡同样给欧盟带来困扰。不仅如此,美国希望通过逼迫俄罗斯给天然气涨价或者断气,来搞乱欧盟这个资本避险天堂,进而逼迫驻留欧洲的国际资本大幅出逃,同时打击欧洲一体化进程。

  2014年以来美元的全球性升值已经给这些游资指明了方向,也就是投资“美元资产”和美国,促进美国金融绞肉机的开动和美国金融市场的重新繁荣。挑动欧俄新的争斗,不仅能够转移美国人对国内问题的视线,吸引国际资本流入缓解美国国内经济和政治的窘迫状况,同时给美国资本的国际金融投机(剪羊毛)带来难得的机会,在纽约和伦敦石油期货市场大举做空石油期货,在美元兑卢布汇率市场大举做空卢布。美国资本不仅在短期内获得暴利,而且配合了美国欧洲战略的推行,可谓一举两利。

  按照美国的算盘,假意联合欧盟,促使欧俄在乌克兰最好碰撞出“真火”,甚至升级为区域战争,对掐得越狠烈越好,在对掐中迅速衰落。从美国的战略图谋中,我们可以发现我国古代秦灭六国的连横术——“外连横而斗诸侯”的当代运用。

  被美国企图“架在火上烤”的欧洲

  在挑动俄欧争斗的过程中,所谓的民主自由的价值观不过是噱头和幌子,美国利益算盘能不能打响却受诸多现实条件的影响和约束。美国假意站在欧盟一边,是因为迄今为止和欧洲仍然具有大量的贸易往来和相互投资,相对应的是,俄罗斯对美出口仅占美国进口总额的千分之一。制裁俄罗斯,给美国带来的伤害与给欧洲带来的伤害相比,两者是天壤之别。

  但是俄欧之间的的地缘政治与经济的相互依赖程度却远远超过俄美之间的经济联系!

  2007年全年统计,德国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度为42%,法国——24%,英国——16%,意大利——28%,波兰——50%,捷克——80%,匈牙利——64%,芬兰、保加利亚和斯洛伐克均为100%。2009年初,俄罗斯经由乌克兰输往所有欧洲国家的天然气供应中断,至少17个欧洲国家天然气供应受到影响。欧洲忌惮俄罗斯切断天然气管道。

  德国的能源供应严重依赖俄罗斯,而且与俄经济关系紧密。据德国联邦经济和出口监管局统计,2013年德国35%的天然气从俄罗斯进口,而天然气是德国用来供暖和发电的重要能源。德国商会主席施韦泽指出,德国有超过40万个工作岗位与俄罗斯相关。对俄罗斯实施制裁,德国日常生活和经济都将受到很大影响。大量德国企业在俄罗斯投资,如果实施经济制裁,将对其中的中小企业造成重大损失。据统计,在俄罗斯的德国企业约有6200家,投资额达200亿欧元。德国经济界日前表示,制裁显然会给德国经济带来较大影响。

  在与俄罗斯的关系中,能源问题同样是波兰的软肋。长期以来,波兰政府一直极力推动能源供应多元化,目的就是为了摆脱俄罗斯的能源牵制。俄罗斯作为波兰农副产品的最大出口市场之一,制裁措施最终势必会殃及波兰自己。

  据《欧盟观察》2014年3月4日报道,一份英国失密文件显示,英国不打算在乌克兰问题上对俄罗斯采取过分强硬的制裁措施。英国支持欧盟对俄罗斯官员采取签证限制等措施,但英国不支持对俄罗斯采取贸易制裁或中止伦敦金融中心的对俄业务。根据伦敦证券交易所向决策主力财经提供的数据,目前共有107家独联体国家企业在伦敦证交所上市,其中俄罗斯企业65家。在俄罗斯企业中,有52家在主板市场(MM)上市,另有13家在另类投资市场(AIM)上市。

  西班牙企业目前在俄罗斯有较多投资项目,俄罗斯还是目前西班牙增长最快的外国游客来源国之一,2013年共有约158万俄游客来西班牙旅游,增长了31.6%。无论是从创造就业还是外汇收入来说,来自俄罗斯的游客和投资都是当前西班牙政府的重要关切。意大利、法国与西班牙的立场类似。

  莫斯科4月30日电:介于奥巴马同欧洲同伴们因乌克兰局势加大对俄制裁力度,但很明显,欧盟各国领导人就对俄制裁的意见并不统一。原因是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坚持进一步加强制裁下,没有考虑到这些制裁可能会重击欧洲各国经济,而欧盟因对俄制裁失去的要比美国本身更多。对俄能源部门企业的制裁对俄或许会有很大的损失,另一方面,制裁也将对进口俄油气超过三分之二的德国经济带来毁灭性的打击。同时英国还涉及俄罗斯银行业务制裁感到坐立不安,法国担心对俄国防部门实施制裁(俄法有武器合同)。地中海国家则担心对俄制裁或影响其高档商品的销售,北欧对林木产品的交易感到恐惧。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BIS)提供的数据:截至今年第一季度,俄罗斯约有74%的外债来自于欧洲。其中,法国是最大“债主”,手握470亿美元债权;美国排名第二,为270亿美元;随后是意大利260亿美元。数据显示:2013年,欧盟与俄罗斯贸易额达3360亿欧元,俄对欧盟贸易顺差接近870亿欧元。欧盟成员国中,意大利、德国等与俄罗斯保持着强大的经济联系。在所有欧盟国家中,德国与俄罗斯的贸易额最大。路透社在报道中分析,俄罗斯是德国产品出口的主要市场,因此制裁俄罗斯将对德国产生更大影响。德国商会的数据显示,2013年,俄罗斯和德国之间的贸易额达到1000亿美元,占德国出口的3.3%,约有30万的工作岗位直接依赖对俄出口。

  尽管美国声明,美国同欧盟国家承担的比例相同“对俄制裁带来后果”,但很多欧洲企业对美国政府这一声明表示“靠不住。”欧洲专家估算,在最初2年,给俄欧双方造成的损失基本相当,约为1000亿欧元。欧洲对美国的用心可谓心知肚明。对于经历过两次世界大战的欧洲诸国来说,他们很清楚世界大战的恐怖之处,所以在乌克兰打代理人战争可以,但如果真要跟俄罗斯面对面的火拼,便意味着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爆发!恐怕欧盟内部立刻就会陷入分裂的窘境。尽管德国多次威胁说,如果俄罗斯不回到对话和谈判中解决问题,将对俄罗斯进行制裁,但能源问题令欧洲核心的德国投鼠忌器,德国总理默克尔已经排除军事干预(乌克兰局势)的可能。不仅如此,在美国翻版乌克兰颜色革命的初期,欧洲国家多持观望态度。

  页岩油气神话的传播

  美国也清楚欧洲人不是傻子,没有足够的利益驱动,想拉欧盟去趟乌克兰冲突的浑水,几乎是不可能的。美国给欧洲提供的香饵在乌克兰冲突初起时主要有两个,一是瞄着欧洲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的软肋,向欧洲描绘美国页岩油气的美好前景,以保障欧洲能源供应的姿态鼓励欧盟参与对俄制裁。二是宣布逐步退出量化宽松政策,邀请欧洲和日本接替美国干这种有好处的“脏活”。虽然页岩油气的神话在2014年5月破灭,但是在神话破灭之前,美国供应页岩气在把欧盟拉上制裁俄罗斯的贼船的过程中还是发挥了重要作用。

  据美国石油协会公布的数据,2011年全年,美国共投资各种油气井4.416万口,投资额高达1248亿美元。当年美国就新建了10173口页岩油气井,投资额约655亿美元,比前一年增加87.6%,新建页岩油气井数比前一年增加43.8%。页岩油气井数量现已占美国油气井总量的23%。2012年,美国最顶尖的50个运营商在2012年总共投资了1860亿美元用于页岩气开采,比2011年足足高了20%。

  2013年5月,国际能源署(IEA)(根据美国提供的资料)曾经发布报告预计,美国(因为掌握水平井和水力压裂技术的页岩油气开采技术)将在2017年取代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成为全球最大的产油国,美国石油进口将持续下降,北美将在2030年左右成为石油净出口地区,而美国将在2035年左右基本实现能源自给自足。这份报告表示,美国到2015年以较大的优势超越俄罗斯,成为全球最大的天然气生产国,到2017年成为全球最大的石油生产国。随着国内的廉价供应激发工业和发电行业的需求,美国到2035年对天然气的依赖将超过石油或煤炭。美国花旗银行的预测认为,最快2013年底,最迟2020年,美国原油和汽油的生产量就将超过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成为世界领先的能源生产国。未来美国页岩油以及附带的页岩气的产量增长将非常迅速,2020年至少将上升至200万桶/日,带动美国石油总产量快速上升。另据英国石油公司(BP)发布的《世界能源评估》,受益于页岩油的大量开采,2012年美国原油产量跳升14%,至每日890万桶。

  美国能源部从2011年开始批准建设出口LNG到非自由贸易国的出口终端,包括位于路易斯安那州的Sabine Pass和Lake Charles,位于德克萨斯州的Freeport,以及马里兰州的Dominion。美国能源部在去年11月中旬又批准了Freeport的第二个出口终端。这些项目都集中在美国东海岸,欧洲是它们最佳的目标市场,不仅需求巨大,长期稳定,而且价格承受能力更强。根据市场销售预期,美国新增LNG产量的大部分,将在2015年后陆续输往欧洲。

  不过,即使是在“页岩油气革命”的神话破灭前,美国也仅仅给欧盟“画了一张饼”。在当时“世界能源供应格局因水平井和水力压裂技术发生巨变”的情况下,一条在2015年才能从美国东海岸伸进欧洲的能源供给线,实在难以为这场发生在2014年的欧俄危机提供实际帮助。给欧盟“画了一张饼”可能还不止这些;东海岸建设的油气管线真是为欧洲建设的吗?2013年6月,美国能源部放出消息,“考虑”松动近四十年的原油出口禁令,以便更好地运用页岩油气这种经济资源。换言之,欧洲进口美国页岩气面临美国国内法律限制和以美国政府向欧洲出口的意愿为前提。虽然俄罗斯与欧洲能源供应“中断”,是“页岩气革命”后的美国希望看到的,美国有很大的可能性由此得益。

  欧元版的“量化宽松”

  我们知道,美国的三轮“量化宽松”政策,除了给美国金融市场庞大的金融资产规模“去杠杆化”消毒之外,就是给美国金融资本到国际金融市场的大肆投机活动提供弹药,也就是为美国资本的“全球巡回剪羊毛”提供美元。

  自欧洲债务危机以来,欧洲央行持续采取了非常规的宽松货币政策,以缓解债务危机,这些非常规货币政策操作构成“欧版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欧洲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的主要实施工具包括四项:第一,启动延长到期日的长期再融资操作计划(LTRO);第二,启动SMP(证券市场计划),直接购买欧元区国债;第三,重新将政策基准利率调至历史最低水平的1%;第四,降低法定准备金率。换言之,欧元版的量化宽松早就开始实行了,同样在给欧洲的金融资产“消毒”。日本方面,2014年10月31日,日本央行宣布进一步扩大货币政策宽松规模,从原来60万亿日元至70万亿日元扩大至80万亿日元,对于日本政府债券的购买规模则从每年50万亿日元扩大至每年80万亿日元。

  2012年3月初,25个欧盟成员国达成《稳定、协调和治理条约》,对各国的财政纪律及违反的惩罚做出了更为具体明确的规定。与此同时,为了防止外围国家扩大财政支出的道德风险,欧洲央行在采取量化宽松政策的过程中,反复强调要加强财政纪律。由于受到多国财政约束以及法律对欧洲央行“最后贷款人”角色的限制,欧元体系的资产负债表的膨胀程度仍低于美国央行和英国央行的资产负债表。换言之,欧元区并未出现美国的产业空心化,经济相对于美国要健康得多;目前欧洲物价上涨率为0.5%,是四年来最低水平,比欧洲央行近2%的物价目标低了四分之三。不过最新预测表明,欧洲物价上涨率将逐步向欧洲央行目标靠近,预计到2016年将达到1.7%。

  随着乌克兰事件的发展,欧洲效仿美国“量化宽松”的呼声开始传出。2014年4月5日,欧洲央行(ECB)已发出强烈信号其准备推行规模达万亿欧元的量化宽松政策,以防止欧元区经济陷入物价持续下降或长时间的低物价打击资本活动。据2014年9月25日的媒体报道,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近日表示,如果物价上涨率持续偏低,欧洲央行将扩大其资产购买规模,以保护欧元区脆弱的经济。德拉吉对欧洲经济的前景并不看好。不过自6月以来,欧洲央行已采取了刺激措施,例如降低银行存款利率,向银行增加廉价的4年期的贷款等,这些措施的目的都是增加欧洲央行的资产负债表。

  2014年10月29日,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宣布结束其债券购买计划,还承诺将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把短期利率维持在零附近。由此,曾被冠以“无限期”之名的美联储第三轮量化宽松政策在启动两年多后宣告结束。

  美国“量化宽松”政策的停止也就减少了对世界市场的美元货币资本供应,为欧元货币资本流向新兴经济体“剪羊毛”、向外转嫁危机损失腾出了地方。如果欧元货币资本发生外流,新兴市场将被另一种货币水淹;换言之美国是否愿意让欧元货币资本在海外剪羊毛和让欧元货币资本剪多少羊毛,不过是慷他人之慨。但是欧元货币资本能否在海外“剪到羊毛”,却严重依赖于美国资本的配合,因为在石油美元本位制下,美国金融资本才是世界金融市场的主导者和控制者。随着美元将强劲回归,如果欧洲央行将基本利率从1%调降到0-0.25%,美联储选择未来某个时点加息到欧元区利率水平之上,就有可能变成“欧元资本螳螂捕蝉,美元资本黄雀在后”了。 (本文作者清湖渔夫系和讯博客著名博主、和讯评论特约研究员)

  参考文献:

  《反经济周期财政政策理论批判》,清湖渔夫;

  《反经济周期货币政策理论批判》,清湖渔夫

本站部分信息由相应民事主体自行提供,该信息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应由该民事主体负责。金融保险维权网 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

中国纪实通讯社主办 —— 全国维权资讯互动应用平台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

金融保险维权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3-2017 jrbxwq.org.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1643329295@qq.com 监督电话:010-89942671 转 648